写于 2017-09-07 01:05:02| 必发88登录| 必发88登录

主页 | 专栏 | 夜话中南海 刘志军被封口,曾成杰被灭口(高新) 2013-07-16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刘志军(左);曾成杰

(资料图片) 笔者在上一篇文章里已经与读者和听众们讨论了中共前铁道部刘部长志军同志私下里换取习近平同志下达“免死令”的交换条件是什么

有中国大陆的网友尖锐质疑:“刘志军被判死缓是有人保护他还是因为他保护了别人

”笔者的回答是:只有保护刘志军才能换取他同意保护别人!用大陆知名网友五岳散人的话说:“刘志军那个级别判了死缓,基本上就等于是某种强制疗养、另类退休”

李承鹏先生讽刺更为给力,掐指数道:“一品夫人薄谷开来死缓,中国银行海南分行覃志新死缓,深圳龙岗区长钟新明死缓,中移动张春江死缓,天津检察长死缓,郴州市委书记死缓,北京法院院长死缓

现在刘志军死缓,果然

我们会心地笑了,大明免死金牌算个屁,不如一句‘重大立功表现’

人们常争论是否废死刑,其实废除死刑,还不如废除死缓

” 在网络上以“反腐英雄”著称,曾经大力主张在中国大陆废除死刑的的罗昌平写道:“刑不上大夫,那么,死刑都是为屁民准备的,你要相信被死刑的贪官一定没有冤死的聂树斌们多

叫嚷着不能废除死刑,相当于求主子赐死” ;“今天才知道‘反腐’的全称:反正也死不了抓紧腐败吧……刘志军一审死缓,意料之中的判决

抱怨没用,乘机跟最高法院聊聊夏俊峰、曾成杰的死刑复核吧

!” 罗昌平愤怒地书写了上述文字的三天之后,原湖南三馆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曾成杰之女曾珊在微博中绝望地告诉公众,,她父亲七月十二日已被执行死刑

家属连他的最后一面也没见到!一句遗言也没有!甚至连正式通知也没有! 次日,宣判并已经对曾成杰执行枪决的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认证微博称:法律没有明文规定,对犯人执行死刑时,犯人必须跟亲人见面

曾成杰案是个很长很复杂的故事,但即使长沙市中级法院公布的“犯罪事实”百分之百成立,其“非法集资”数额也远没有官方公布的刘志军利用职权让丁羽心非法赚取的数额大

此其一

其二,刘志军利用职权让丁羽心非法赚取的近四十亿国有资产绝大部分都不可能再收得回来,而长沙官方公布的曾成杰的“非法集资”数额虽大,但官方通报“造成集资户经济损失”的数额为6.2亿元,只是刘志军和丁羽心犯罪款的六分之一不到

但为什么刘志军能获得免死令,而曾成杰就一定要被处死而且是秘密处死呢

说刘志军同志在秦城监狱喜接习近平同志签发的“免死金牌”当然是挖苦,但刘志军是死是活中央政法委的领导人也无权拍板绝对是事实

至于曾成杰的死刑核准,相信日理万机的习近平同志还不至于亲笔指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其他政治局常委以及现任中央政法委领导人要么是管不着,要么是犯不着

那么到底是谁迫不及待地要曾成杰死,而又不敢将其公开处死呢

曾成杰的辩护律师王少光在自己的微博中据实写道:曾成杰一案的案发时周强是湖南省省长,湖南高院宣布一审判决判处曾成杰死刑时周强已经是湖南省委书记;湖南高院二审判处曾成杰死刑是2012年2月,报请最高法院一直未得到死刑核准,周强今年3月从湖南省委书记升任最高法院院长后不足三月,曾成杰的死刑被核准了

毫无疑问,恰恰是那个自吹是法律科班出身但一天法官工作经历都没有就直接当上了十三亿中国人民的“首席大法院”的周强最担心曾成杰翻案成功

作为曾成杰死刑复核案阶段唯一律师的王少光先生公开接受记者采访说,他至今没有收到法院核准死刑的裁定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曾鼎新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称,曾成杰非法集资总金额34.52亿余元,案发后仍有17.71亿余元的集资本金未归还

集资总额减去还本付息的金额后,曾成杰集资诈骗金额为8.29亿余元,造成集资户经济损失共计6.2亿元;并且引发当地多起群体性事件和恶性案件,依法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但根据融资群众的实际登记,案发时尚未归还的融资本金为12.53亿余元

法院根据会计鉴定认定为17.71亿余元,并不合理

王少光先生还揭露说,根据案发前当地政府组织三馆公司等融资企业所作的清产评估,三馆公司当时资产价值23.8亿元;按照现在的房价,更增值到40亿元

上述财产却被当地政府违法侵占后,在法院判决前以3.8亿的低价变卖给国有独资企业财信公司,这才是给融资群众造成6.2亿元经济损失的原因

王少光告诉财新记者,这一资产变卖过程未经法定程序

案件一审开庭后,长沙中级法院也向湖南省检察院提出需要对三馆公司进行资产评估的问题,但检察机关只是简单回函答复,并未对这些问题进行补充侦查和取证

同为民营企业家的万科董事长兼总经理王石得知曾成杰居然被秘密处死的消息后再也不愿意沉默下去了,公开在微博上发文说:“检讨重庆事件:在唱红打黑期间,一大批重庆工商业者被强制关进牢房、没收财产,生命尊严也失去了法律保护,甚至为被告辩护律师亦被冤屈判刑入狱

我采取了不吭气的态度

反思:是懦弱错误的行为

对违反法律,侵犯财产、侵犯生命的权力部门应该明确态度:不!” 显然,曾成杰生前企业被法院和当地政府强制低价收购和贱卖处理的整个过程都是在他周强的眼皮低下发生的,说他周强从此过程中直接或间接收受经济回报也许有点冤枉,但他至少也应该被问责才是

事到如今,正是因为已经深知湖南地方当局处理曾成杰案的整个过程就是一个执法犯法、贪赃枉法的过程,在担任湖南省长和省委书记期间曾多次亲自过问曾成杰案并不止一次亲笔指示的周强才最担心曾成杰的翻案成功,在所谓“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口号的背后,掩盖的事实真相是不杀曾成杰就不能掩盖当今“首席大法官”曾经的政坛劣绩! 习近平令刘志军封口,换得劣评如潮,周强杀曾成杰灭口,遭至千夫所指不过是现世报,因为此恶行已经恶得不能再恶、坏得不能再坏,将来肯定会被史家入书的,中共党史上恶人无数,而与周强能够有的一拼的,当属文革时期的公安部长谢富治

利用职权杀人灭口还秘密执行,硬是把国人的记忆强行拉回到文革时代的惨无人道!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相关报道 专访:揭开中国“黑打”私企之黑幕 “国际透明”组织:全球最大出口国未惩罚海外行贿行为 佳士工潮启示录:毛左对习近平构成挑战 讨论:翻墙者对中国看法更正面

司法部整顿律师业:统统姓党 国人“受辱”视频曝光 瑞典华人道真相 台海谍云密布 渗透反渗透激烈交锋 湖南驾车伤人案死亡人数上升 官媒噤声 吴小平文章起波澜 当局葫芦里卖什么药(胡平) 两种价值观与两种制度的冲突 ——简评《人民日报》重要文章“风物长宜放眼量”(胡平)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