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8-11-26 12:09:02| 必发88登录| 必发88登录

主页 | 专栏 | 雪域漫谈 “翻身”(王力雄) 2015-12-21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藏族朝圣者在拉萨布达拉宫前朝圣 法新社 传统西藏社会是一个整体,凝聚在宗教和民族旗帜下

那两面旗帜都举在西藏上层社会手中,外来汉人是无论如何抢不到手的

中共要想控制西藏,必须把统一的西藏社会分化开来,把底层藏人争取到自己这边,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另外树起一面举在中共自己手中的旗帜——即在藏民族中发动阶级斗争

阶级斗争是共产党的专长

如果以阶级划分世界,西藏的民族与宗教的一体性就被打破

哪个民族都有穷人和富人,都有压迫和剥削

按照共产党的逻辑,不分哪个民族,天下穷人是一家,富人是一般黑的乌鸦,宗教则是富人用来麻醉穷苦人民的精神鸦片

一旦打起阶级斗争的旗帜,中共就不再仅是汉族人的政党,而成为普天下穷人的领导者和代言人,就有了从民族与宗教旗帜下把西藏穷苦百姓争取到自己一边的可能,领导他们去打倒西藏上层社会──同时就砍倒了西藏上层把持的民族与宗教之旗,只剩自己独树一帜

所以,中共对藏人首先做的,就是将原本总体和谐的西藏阶级关系,挑拨为具有仇恨和斗争的关系,打破西藏底层人民对统治者的传统效忠,让他们把原来的主人视为“阶级敌人”,才能将效忠转移给让他们获得了“翻身”的中国主人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中共派出的工作队首先引导西藏老百姓开展“诉苦”,然后是“挖苦根”,帮他们算帐,到底是“谁养活谁

”,引导他们讨论“为什么农民子子孙孙受苦受穷,而农奴主吃好的,穿好的,生下来就享福”、“藏政府是保护谁的,是为谁服务的”、“受苦是不是命中注定的”等问题

历史上,大多数底层藏人无怨言地服从上层社会,那种服从在相当程度上是对宗教“来世”的逆来顺受

出于怕遭报应的心理,西藏的穷人开始可能对中共指引的“翻身”并不热情,甚至跟随主人与前来“解放”他们的中共军队作战,但是无论西藏的传统和宗教如何深入藏人之心,终究是一种后天修行和约制,而“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

中共以阶级划分重新分配财产和确定社会地位,给了占人口多数的底层藏人以利益和地位上升,免却了他们原来视为“天命”的痛苦,所以一定会吸引相当数量的底层藏人投向中共一边

例如中共所实行的“废差废债”,穷人欠的债从此可以不还,以往世代承担的差役也全部取消,怎么可能不受到他们欢迎

中共在西藏的“民主改革”是挟“平叛”之威搞起来的

刚杀了成千上万的人,把更多数量的人抓进监狱,并且数万士兵还正在纵横西藏全境清剿“叛匪”

西藏上层阶级已经被打断了脊梁,流的血产生了足够的震慑力,使他们不敢对穷人“翻身”的要求说“不”字

不少上层人士为了向共产党讨好,主动申请在自己的庄园实行改革

而西藏下层人民也从上层社会的悲惨下场中,对比出共产党的力量远为强大,以往所敬畏的官府和贵族没有什么了不起,于是也有了把老爷踩在脚下的勇气,放心大胆地跟着共产党去追求利益

流亡藏人一直断言中共推动的“民主改革”是遭到西藏人民坚决反对的

然而人民只是一个概念,事实上并不存在那样一个整体

在那个概念下有各种各样不同的人,态度也是不同的,尤其是在他们被分化成对立的阶级以后

1959年6月28日,西藏新的最高权力机构──自治区筹委会召开第二次全会时,西藏各阶层600人列席会议,其中有100名是各地“农会”委派的农奴代表

这在西藏历史上第一次

无疑,被邀请列席的600人都是摆设,一切都由共产党决定

然而同样被当成摆设,对参加会议的贵族是地位下降,对西藏农奴来讲,跟贵族坐在同一屋顶下讨论西藏前途,却是祖祖辈辈做梦也未曾敢想的荣耀

这种变化给了他们巨大鼓舞

就是在那次会议上,通过了西藏全面实行“民主改革”的决议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相关报道 抗议强制引水 青海化隆13名藏人受审 被困尼泊尔流亡藏人抵达印度 关注自焚获罪 青海藏人刑满出狱 流亡藏人集会 庆祝印度独立日 达赖喇嘛返抵达兰萨拉 自称非常健康 人权组织联合国提交报告反驳中国政府 流亡藏人单车游行纪念西藏抗暴十周年 青海果洛神山被关闭 藏人被禁煨桑祈福 西藏那曲商人丹增群培被捕失踪 西藏知名歌手贡布丹增刑满获释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