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8-12-22 03:17:01| 必发88登录| 必发88登录

主页 | 评论 | 刘荻特约评论 社交网络如何促进革命

(刘荻) 去年十月,《纽约客》发表了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的文章《微博会引发革命么

》(Small Change——Why the revolution will not be tweeted.)该文以美国六十年代的民权运动为例,认为通过Twitter和Facebook等社交网络建立起来的人际关系属于“弱联系”,弱联系虽然有助于交流信息,但是不能使人在面临危险时坚持抗争;该文还认为,网络组织充满纷争,无中心无权威,无组织无纪律,因此难以起到组织和领导抗争的作用

笔者对此有不同看法,故撰此文与作者商榷

2011-02-09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1.社交网络的优点,首先就在于可以迅速高效地传播信息

在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里,即使没有互联网,反对派传播信息也不是问题;但是在专制国家里,互联网或许是反对派唯一能够使用的大规模传递信息的手段

因此与在美国相比,互联网(包括社交网络)在推动专制国家发生革命上的作用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专制国家对信息传播进行管制,因此传播信息本身就构成了对专制的挑战

    2.社交网络能够迅速灵活地组织抗争

在专制国家,通过传统的等级制、权威主义的方式来组织抗争很容易遭到镇压和破坏;而社交网络可以在极短时间内、在对手来不及做出反应之时动员大量群众走上街头

由于官僚体制收集、处理信息和做出反应的速度要远远落后于网络的组织动员速度,因此社交网络能够使反对派在与专制政府的斗争中占据优势

无中心的特点也使抗争行动较难遭到破坏

    3.通过社交网络建立起来的人际关系并不是只有弱联系

今天,人们在网上的朋友和网下的朋友并不是截然分开的两群人

今天,我们在网上结交朋友后会在网下见面,建立更密切的联系;我们在网下认识新朋友后也会交换电子邮件和MSN/SKYPE等

我们在网上召集网下的活动,网上和网下并不是两个世界,而是融为一体的

Twitter和Facebook等社交网络与“真实世界”一样,是通过朋友圈子的方式组织起来的,你通过这些网站与你的亲戚、同学、同事、现实生活中的好友保持联系

社交网络中的信息传播具有人际传播的特点,信息像流言一样通过一个个由亲朋好友组成的小圈子进行传播,这与“真实世界”中的非正式信息传播方式有相似之处,不过速度更快、效率更高、看到的人更多

与电视、广播、报纸之类的大众传媒相比,社交网络显然更有助于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强联系

与“真实世界”中一样,社交网站上当然也有大量的“弱联系”朋友,但不是所有的网友都是弱联系的,许多网友之间的联系非常紧密,许多“革命同志”也通过网络彼此联系,他们完全有能力在面对危险时并肩作战

    4.缺乏核心和权威、等级和结构,无组织无纪律,这些确实是网络组织的特点,但笔者并不认为“革命”只能通过权威主义和等级制的组织来发动

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主要以美国民权运动为例来证明他的观点,但他难道不知道,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苏联东欧推翻共产主义制度的革命就是靠这种无中心无等级的松散组织发动起来并取得成功的么

网络组织虽然有缺点,但是它反应迅速,灵活性强,易于学习和创新,难于镇压和破坏,成员的积极性和满意度也强——因为他们感觉自己是在给自己工作,而不是一个庞大的官僚机构中的一颗螺丝钉,这些都有助于“革命”的成功

更重要的是,社交网络出现的时间还很短,其潜力还有待挖掘,其使用方式和可能发挥的作用还有待观察和研究

在这方面我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相关报道 为“负能量”正名(刘荻) 自相矛盾式修辞(刘荻) 我们想要什么样的无政府主义

——评《无政府主义人类学碎片》(刘荻) 把寻衅滋事进行到底(刘荻) 我所见过和听说过的国产白左(刘荻) 六•四的记忆 (刘荻) 真诚的反讽(刘荻) 也谈猴子、猿和人(刘荻) 也谈社会管理(刘荻) 安全第一

(刘荻)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